木根坡的号声
作者:trmg 来源:铜仁民革 日期:2022-01-25 阅读:2074

冬日,山雾氤氲。行走在江口县德旺乡坝梅村,沿着红军第一次过江口时的遗迹,倾听木根坡的激起号角。木根坡连绵起伏,山势陡峭,草木茂盛,人烟稀少,偶或惊到飞禽从枝头飞出,啾啾几声。间或看到走兽“嗷”地一声,从一簇丛林钻入另一簇丛林。

这座山,就是八十多年前,红军到过的山,这条山路,就是红军走过的路?

1934年至1936年间,红军曾经两次分兵八路途经江口,其中有两路红军凭借军号声联络,在木根坡下的坝溪河边会师,向当地群众传播革命真理,壮大革命队伍。

193410月,红军长征行进到石阡时,李达率领的先遣部队遭到敌军伏击,队伍被切成几段,损失极其惨重。红军先导部队二、六军团执行中革军委“向江口县前进”的命令。李达率四十九团、五十一团团部机关临时组建的一支先遣部队,经江口疾驰去黔东特区求援。10月中旬由黔东南岑巩县凯本乡进入江口,经江溪屯、胡家屯、泗渡、曹家坡、茶盆田、老马坪、火烧岭、店山、张家寨、大石墩、沙坪、黑塘、庙背后、烂店子、燕子洞,又经印江县茅坪、板溪,再入江口石家寨、茶寨、交界河、苗王、乌龟背、堰边溪至坝溪一带。

李达所部边向江口县城进发,边清剿土匪。土匪获悉红军来到德旺,躲进了木根坡的密林之中。李达率部追击土匪,枪声断断续续。战士们累了,就倒在草丛里歇一阵。渴了,就和战马一起,在刚刚收割过后的冬田里喝一气水。木根坡上的稻田不大,红军队伍喝干了两丘田的水。饿了,有老百姓煮饭给战士们吃。

农妇杨老秀回忆说:“红军抵达村子时,可能是饿到家了,看到她家煮得一锅苕叶,等不及杨老秀煮饭,就把那一大锅苕叶吃完了。杨老秀要煮饭给红军吃,红军说,要抢时间追击土匪,等不及了。说完就急匆匆地走了。

郭鹏、彭栋才率五十团转战崇山峻岭,取道思南县大坝场,向江口寻找主力。1022日下午,从印江凯上坪出发,经塘房、打杵坳、格板桥、梅子塘进入江口县,在石门坎一带宿营。23日上午9时,郭鹏所部舒家堰半坡时,突然听到对面木根坡传来“嘀嘀哒哒”“嘀嘀哒哒”的军号声。他们仔细一听,是四十九团的号谱。郭鹏立即命令司号员吹响本团号谱,告诉对方,我部是五十团。军号声一问一答,两支队伍顿时活跃起来,齐向坝溪河边进发,终在坝溪河滩胜利会师。

郭鹏率领的红五十团来到坝溪河边,像离散的孩子遇到亲人,扑进贺龙等人的怀里,满眼热泪。战友们互相问长问短。坝溪河岸,鲜红的战旗迎风飘扬,映照着两支红军队伍那一张张笑脸……

红军会师之后,前往江口县城磨湾归建为红十八师,江口300多青壮年跟随红军长征。这次归建,为红军木黄会师奠定了基础。

而今,近九十年过去,当我们爬上木根坡,沿着红军当年走过的羊肠小路行进,山风吹得树叶猎猎作响。就在这猎猎山风中,我们仿佛听到“嘀嘀哒哒——”的军号声传来。这号声,让我们的思绪不知不觉沉入红军长征时的艰难岁月深处,我们也仿佛成了那个时代的一个军号手,正鼓着腮帮吹奏着军号:“嘀嘀哒哒——”、“嘀嘀哒哒——

供稿:周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