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当前的位置: 网站首页 百花园地 正文
从加入民革铜仁市委会“三人小组”到“第一义工”
作者:张西铭 来源:本站原创 日期:2016-10-18 阅读:184

我父亲张亭松,早年毕业铜仁国立三中,肄业于江西南昌大学,国民党党员。曾供职于国民党铜仁县党部、铜仁金库、镇远金库等单位。1949年11月,铜仁解放,父亲即参加革命工作,受新成立的人民政府之命,负责筹建中国人民银行贵州省铜仁中心支行,是铜仁银行业界的元老之一。父亲虽然参加工作较早,文化程度也较高,但由于他的历史问题(曾参加过国民党),在历次政治运动中,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。

上世纪90年代初,民革贵州省委会决定在铜仁发展党员、建立组织。由于我的上述家庭背景,更由于我创作的大型话剧《小桥流水》当时正参加了首届中国艺术节、首届中国戏剧节从成都、北京载誉归来,所以,我被列为首批发展对象。1991年,我与张璇基、吴恩强被发展为首批党员,时称“民革贵州省委直属铜仁三人小组”。从那时候开始,铜仁民革组织从小组到支部,到市委会(县级),到地区工委,直至目前的地级市委会,走过了一条不平凡的道路。作为最早加入铜仁民革的党员之一,我亲自参与并见证了铜仁民革组织发展的全过程。从三人小组到现在的二百多名党员,其中至少有40人是我发展的,包括原主委艾北方同志和现任主委杨晓敏同志。

1997年初,为迎接香港回归,经中共铜仁地委批准,我被借调到新华社(深圳)影视中心工作。当时,深圳出了个英雄模范人物叫贺方军,贺方军原来是深圳动植物检疫局局长,最后累死在工作岗位上。在时任中共广东省委副书记、深圳市委书记张高丽的大力支持下,由我执笔创作了深圳首台大型话剧《贺方军》。1999年3月11日,大型无场次话剧《贺方军》在深圳大剧院首演,演出引起强烈社会反响,刮起一股“贺方军”旋风。首演这天,张高丽书记亲自出席首演式,中央以及广东、深圳数十家新闻媒体到现场报道,场面十分壮观。演出结束时,张高丽书记当即走到舞台,对全场观众发表了热情洋溢的即席讲话。他说:“看了话剧《贺方军》我深受教育,感动得几次流下眼泪。”张书记讲话之后,记者们忙着对《贺方军》剧主创人员进行采访,然而这时却不见我的身影。我的朋友胡文十分着急,到处寻找,结果发现我一个人蹲在后台抽烟,他一把抓住我说:“你真是个农民,这么大的场面你不露面,却躲在这里抽烟。”他不由分说将我拉到前台,说:“他就是《贺方军》的编剧和制作人张西铭。”于是,所有的摄像机、照相机的镜头和话筒都对着我,我只好发表了一个简短的即席讲话。我说:“感谢深圳,感谢张高丽书记,感谢所有支持、帮助过这部戏的同志们。我在创作这部戏的时候,曾反复考虑过采用什么样的创作手法。我想,戏剧必须以情动人,没有必要搞太多的花架子。我要努力遵循的,只能是生活真实和艺术规律。于是我采用了比较平实的白描手法,散点式的结构,以‘几乎无戏’的风格,展示贺方军的人格魅力,使之有别于过去舞台上常见的那种‘高、大、全’的仰视英雄。今天演出现场的反应,证明我的想法是对的。有人说,深圳是个神奇的地方,只有想不到的事,没有做不到的事。通过《贺方军》的创作,我深有体会。我相信,在深圳这片神奇的土地上,只要付出努力,就会有奇迹发生。再次感谢深圳,谢谢大家。”对我的讲话,全场报以长时间的热烈掌声。

《贺方军》是深圳第一部大型话剧,2000年,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授予《贺方军》“五个一”工程奖。是年,深圳海天出版社决定出版《贺方军》单行本,由市委书记张高丽作序,首印13万册。当时,深圳市的所有中共党员、机关事业单位职工以及国有企业中层以上干部几乎人手一册。我也因此在深圳具有较高的知名度。

民革深圳市委会得知我是民革党员之后,主动与我联系,希望我将组织关系转到深圳,参加深圳民革的有关活动。我将这一情况向当时民革铜仁市委会驻会副主委王晓玲作了汇报,王晓玲立即叫滕冠华为我办理了组织关系转移手续。

《贺方军》演出结束后,经民革党员、深圳市政协委员、麒麟山疗养院副院长林济英推荐,深圳市麒麟山疗养院正式聘任我为“院务顾问兼总策划”。 麒麟山疗养院是深圳乃至整个珠三角地区最好的疗养院之一,环境幽雅、风景如画,各种软、硬件设施齐全。院内不仅设有疗养中心、体验中心、保健中心,还有影剧院、歌舞厅、游乐场、游泳馆、网球场、书画院、陶艺馆、棋牌室、健身房,甚至还设有准五星级酒店。麒麟山疗养院不仅在珠三角地区,甚至在全国都具有较高的知名度。在疗养院工作期间,仅我本人参与接待过的文化演艺界名人就有唐国强、陈佩斯、朱时茂、关牧村、李谷一、于淑珍、朱军、赵本山、候耀文、杨二车娜姆等等。由于林济英是副院长,我又挂了“顾问兼总策划”的头街,而林和我均为民革党员,于是,疗养院就成为了民革深圳市委会的主要活动场所之一。2001年,《深圳民革》第三期发表了海峰撰写的《深圳寻梦——访张西铭先生》一文,对我作了较详细的介绍,引起强烈反响。2002年,民革深圳市委会授予我“深圳市民革优秀党员”称号。

1997年我借调深圳工作时,根椐中共铜仁地委主要领导的指示,地委办公室在借调函上签了“同意借调,保留工资”八个字,并加盖了中共铜仁地委办公室的公章。由于地委批示没有写明借调多长时间,所以我在深圳就一直借调下去。2004年我办理退休手续之后,还一直呆在深圳。直至2008年,我才告别深圳回到铜仁。

回到铜仁后,我积极参加民革的各项活动,连续几年被评为“民革铜仁市优秀党员”。

2013年6月21日(农历五月十三),是我69岁生日,根椐本地“男办九、女办十”的风俗,家人在南长城大酒店设宴为我祝寿,我的亲朋好友、同学同事约300人出席寿宴。民革铜仁市委会不仅送了一个大花篮,还专门发来“祝辞”。“祝辞”写到:“张西铭同志:自1991年11月民革贵州省委直属铜仁小组成立至今,铜仁民革已走过了20多年不平凡的发展历程。作为‘三人小组’成员和铜仁民革组织的创始人之一,您一直关注和支持着民革的发展与进步。尤其是您退休之后,几乎全身心地投入到民革的工作之中。为铜仁民革组织向各县级城市拓展与延伸,以及支教、服务三农等工作,您不辞辛劳、四处奔波、身体力行、倾情奉献,充分展示了一个民革老党员的良好形象。长期以来,您为民革的发展与进步所作出努力和贡献有目共睹、有口皆碑,被誉为铜仁民革‘第一义工’。此值您70大寿之际,谨代表全市民革党员向您致以崇高敬意和衷心祝福。祝健康快乐、家庭幸福、万事如意!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铜仁市委员会,2013年6月20日。”

2014年9月,铜仁市文体广电局组织职工体检,我不幸被查出患了癌症。在我生病住院期间,民革铜仁市委会班子全体成员:杨晓敏主委(铜仁市政协副主席)、张强宝、陈旭鸿、王晓玲副主委以及民革的许多同志,先后到医院或家中看望、慰问我,已经调民革贵州省委会工作的前主委邓文淼(现任民革贵州省委会秘书长)当时正在北京开会,也从北京打来电话询问我的病情。地区交通局设计院杨总工程师那天到医院,硬要塞给我几百块钱,要我买点营养品补养身体。我知道他是民革党员,平时叫他“杨总”,但是还不知道他具体叫什么名字。我当即打电话问张强宝主委,张主委说:“他叫杨再树。”这些事情,令我十分感动,使我感受到民革这个大家庭的温暖,大大增强了我与疾病作斗争的勇气和决心。

2015年2月9日,民革铜仁市委会举行“中山艺术团”成立暨春节联欢会,我在会上见到许多老朋友、老同志,心中感慨万千,我想到这也许是我和他们最后一次聚会了,想到民革组织和同志们长期对我的关爱、支持和帮助,于是我当场即兴演唱了一首《妹妹你大胆往前走》,借以抒发心中的感激之情和“大胆往前走”的情怀,由于饱含感情,引起了全场共鸣,大家为我击掌叫好,报以阵阵热烈掌声。演出结束后,许多人对我说:“张老师,你面对疾病的豁达心态和乐观精神,令人佩服,值得学习。”

值此民革贵州省委会成立60周年之际,借这个机会,我要真诚地说一声:“感谢民革,感谢民革的同志们!”

(本文作者张西铭,铜仁市民革党员,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,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,国家二级编剧,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)